小说:甜疯!冷戾太子总想和她卿卿我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逐云之月

角色:老丞相

简介:疯了,冷冰冰的禁欲太子竟然超会撩,日日上门甜诱丞相家的团宠娇娇小仙女,还狂施美男计。
害得多少高门贵女哭晕在茅房,口诛笔伐某女是个祸害精。
殊不知,最委屈的就是她了,好好的隐世家族中西医小天才一脚踏空穿成了相府嫡孙女,本以为可以当个又甜又娇被全家捧在手心里的隐形大佬,却被缠她上瘾的腹黑太子撩动了凡心,成天带着她过五关斩六将,大杀四方,拯救天下!
她想当咸鱼,不想当皇后啊!
【穿越重生+病娇腹黑+医妃医术+王妃皇后+宫斗宅斗+团宠甜宠+宠妻宠夫+男强女强+空间种田】

甜疯!冷戾太子总想和她卿卿我我

《甜疯!冷戾太子总想和她卿卿我我》第4章 他说,本宫的太子妃免费阅读

身为太子府侍卫统领,他常年行走于皇家内宅,对主子们的秉性倒也了解一些。

皇上对老丞相格外敬重,倘若不是有特殊原因,一般不会避而不见丞相府的人。

眼前这状况,大概率是皇上故意不见。

抑或是,拖延政策?

侍卫忙问:“可是老丞相出了事?”

“对对对,我们家主子今儿个早上曾醒来过一次,很快就口吐鲜血,现在更是气息几近于无。我家姑娘临出门前交代过,要是主子有异,立即进宫向皇上讨要还魂丹。”

高旺语速很快,好在吐字清楚。

侍卫听了,第一感觉就是:这事儿悬乎了。

谁都知道,皇上手里仅有一粒还魂丹,其金贵程度可想而知。就是皇上自己重病之时都舍不得吃,更何况给别人?

不过,老丞相身份特殊,或者皇上愿意给?

侍卫不敢擅自做主,正欲跑过去请示太子殿下,却见得他家主子先一步走了过来。

“老丞相能用还魂丹?”皇甫御问。

高旺点头如捣蒜:“能用,能用,我家姑娘说能用就一定能用。”

他口中的“姑娘”该是相府嫡孙女没错了。

皇甫御想起记忆中那女子扔出的烟雾弹之厉害程度,实在无法怀疑她的医术。既然她曾有交代,老丞相在危急情况下可以服用还魂丹,那就一定能用。

“还魂丹在本宫府里,你先回相府,本宫随后就到。”话落,皇甫御运起内力,脚尖一点,竟然在皇宫外就直接用起了轻功。

“主子,不可,不可啊!”

反应过来的侍卫吓得不轻,也慌忙施展轻功追上去,边追还边劝阻。

奈何皇甫御不听劝,一溜烟就冲回太子府拿药去了。

因为强行动用内力,他一停下来就禁不住吐了血。

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他匆匆擦拭了嘴角的血迹,接着便在书房的暗格里掏出一个檀木小匣子。

小匣子设有精巧的机括之术,需用特定的方式才能打开。

他将小匣子打开,递向侍卫:“用最快的速度将药送进相府。记住,亲自服侍老丞相用药。”

这东西太过贵重,就算他不交代,侍卫也不敢随意转交给别人的。

只是……

“皇上自己都舍不得用药,怜惜主子中毒体弱,用来给主子保命的。”侍卫的意思是,不需要先请示皇上吗?

皇甫御摆摆手:“不用了,孤会向父皇解释。”

侍卫犹有迟疑,却敌不过主子一记厉眼的威力,匆匆赶往丞相府去了。

药送去了相府,皇甫御便不用着急忙慌地施展轻功,让人备了马车。

太子府离丞相府不算太远,马车两刻钟就能到达。

皇甫御来时,老丞相已被喂了药,旁边有大夫守着,方便随时观察他的病情。

“老丞相如何了?”皇甫御问。

大夫忙禀:“相爷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皇甫御没有多问,只要老丞相暂时无碍便不会出大问题。来前,他命侍卫进宫去太医院传了院正,对方应该很快就能赶到。

相府管家五十来岁,长得圆润富态,走起路来倒是虎虎生风,看得出来是个练家子。

他极会察言观色,发现太子殿下目光不时往窗外扫去,便大着胆子上前请示:“相爷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殿下要不随奴才别处转转?”

“也好。”皇甫御起身,步伐从容,径直往门外走去。

随行的侍卫无语望天:主子要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这是早就坐不住了吧?也不知道这丞相府有什么好逛的,难道还比太子府华贵不成?

腹诽归腹诽,侍卫还是尽责地紧随其后。

只是这走着走着,不对劲啊!

“主子,马上就进后宅了。”侍卫轻声提醒。

主子一个外男,进人家相府后宅干嘛?

众所周知,相府那帮老少爷们儿个个除了鳏夫就是光棍儿,也没个什么夫人媳妇的。相府后宅的主子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老丞相的心肝宝贝,相府嫡孙女凤紫音是也。

关键,太子殿下不是马上就要跟人家相府姑娘退婚了么?

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冲进人家后院,岂不是坏人家姑娘的名声?

当然,侍卫并不清楚他家主子已在御书房明确表示不会和亲迎娶邻国公主。

所以,侍卫着急啊,担心到时候主子不好收场。

侍卫那点儿心思,相府管家心知肚明,他没出声阻止,主要是想探探太子的意思。

却见得,太子殿下凤眸一眯,满脸不悦:“太子妃的院子,本宫还不能进了?”

呃……

侍卫被雷得里嫩外焦。他怎么觉得主子的语气听起来很有街边小混混的无赖?

相府管家则是眸光一闪,眼底多了几分不解和凝重。

至于太子殿下,他双脚都已经踏进后院的拱门内了。

留下侍卫尴尬得想钻地缝儿,厚着脸皮朝管家露了个笑脸,支吾道:“横竖你家姑娘不在府上,主子逛逛也无碍。”

此前,他们已从高旺口中得知相府千金几日前便外出了。

也就是说,如今的相府后院并无女主人。太子殿下进了后院也无伤大雅。

“侍卫大人说哪里话,正所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何况小小的相府后院儿?殿下愿意贵人踏贱地,乃是相府的荣幸。”管家这话听起来冠冕堂皇,细细一琢磨就觉得不对味儿了。

管家心里有气?

侍卫转念一想又释怀了。相府千金被指婚又退婚,以后必会有损闺誉,管家替主子抱不平很正常。

何况老丞相昏迷不醒,管家估计心里本就焦躁。

“管家切莫如此,主子他……”侍卫想要替主子解释一二,毕竟退婚一事乃是时势所逼,并非主子意愿。

奈何,他话都还没说完,前方陡然传来灌输了内力的命令:“冷风!”

“属下在!”侍卫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

“过来。”皇甫御的语气里含着隐忍和压抑。

侍卫没工夫多言,朝管家递了个“抱歉”的眼神之后便追随他家主子而去。

独留下管家愣在原地若有所思:看来,太子殿下并不需要领路人,他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

虽是进了后院,但皇甫御毕竟从小接受正统君子之道的洗礼,不会太过分。

他没在后宅乱转,就坐在刚进拱门处的石桌旁。

他打算等一等那个只在前世见过一面的未婚妻。

记忆中,那女子似乎对他敬谢不敏?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点此阅读《甜疯!冷戾太子总想和她卿卿我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