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哇哇哇掘机

角色:array(2){
["error_code"]=>
int(17)
["error_msg"]=>
string(36)"Openapidailyrequestlimit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成才高中风云人物沈莫微,走得就是一整个纯纯高冷帅气学霸人设,到哪儿都能掀起一片迷妹的尖叫。
姜小棉人如其名,从小到大就像块软乎乎的棉花糖,圆圆润润可可爱爱,妈妈辈看到都说小姑娘有福相。
“姜小棉,你别跟别人好。”
众人皆感叹世风日下,高冷学霸竟也有如此可怜兮兮的一面,而当事人姜小棉却只是戳着手指阿巴阿巴。
大家都说姜小棉配不上沈莫微,但只有沈莫微自己知道,姜小棉于他,是全世界一般的存在。
在编搞笑女音乐牲✖️干啥啥都强风云男神
咱们就是一个此爱棉棉无绝期。

书评专区

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

《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第4章 你不吃是不是嫌弃我?免费阅读

姜茗最近有一场大型演出,每天都要排练到很晚,姜小棉被沈家父母主动请缨带在身边,每天上下学的接送和晚饭都被沈家一把子揽下。

沈家夫妇开心的不得了,他们结婚前一天算命的说他们命中有个女儿,结果这一生是个儿子,还给他俩伤心了好几天,这不,突然送上门一个女儿,又会哄人又懂事,简直就是梦中情女。

“棉棉呐!快来快来,哎哟累了吧?来来来阿姨给你做的蛋糕你快吃。”李佳文抱了抱刚走出校门的姜小棉,又在她肉嘟嘟的脸蛋上偷了个香,嗯,果然比儿子的软。

“谢谢文文阿姨。”姜小棉也在李佳文脸上回了个吻,咧着嘴笑,她的那颗新门牙已经长出来了,另外一颗门牙却掉了,所以嘴里还是有一个黑洞洞。

李佳文热爱烹饪,自己开了一家甜品店,天天研究一些甜品面包,可惜儿子老公都不爱吃甜食,幸亏现在来了一个姜小棉愿意当她的试吃员,她可以天天给姜小棉带各种各样不同的甜品,姜小棉也会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每天都能把李佳文哄的心花怒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面对李佳文的时候,姜小棉总会有一种“渣男”既视感。

今天的甜品是草莓舒芙蕾,QQ弹弹软软糯糯,很适合姜小棉这种缺牙巴。

“姜小棉,你怎么吃的满脸都是?”沈莫微觉得有趣,边调侃边给姜小棉递了张纸巾,他原本并不爱吃甜食,但不知怎么,看着姜小棉像只小仓鼠似的吭哧吭哧啃着蛋糕,他也忍不住想来上一口。

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李佳文通过后视镜注意到了儿子这一不经意的举动,心中不住的窃喜,嘿,好小子还装深沉,我就说,怎么可能会没有小孩子喜欢吃甜品呢?

看来以后要带两份了。

“你也要吃吗?”姜小棉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问一旁的沈莫微,她总觉得有一道奇怪的视线向她发射过来,不,准确的来说,目标是这块舒芙蕾。

好吧,谁叫我大方呢,勉为其难给你吃一小口吧!

姜小棉挖了半勺舒芙蕾,小肉手在空气中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决定大度一回,她将勺子递出去,送到沈莫微面前。

“你吃呀!”姜小棉晃了晃勺子,示意沈莫微张嘴。

沈莫微有些呆愣,这猝不及防的半勺舒芙蕾着实有把他吓到,他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姜小棉以为他嫌弃自己,便撅着嘴收回了勺子,切,我还多吃半勺舒芙蕾呢!

正在等红灯的李佳文时不时看向后视镜,正好就看到后面两个小娃娃这一来一去的互动,忍不住就想diss自己这没用的儿子。

身为一个男孩子,怎么连撩妹都不会啊?这以后可如何是好?

李佳文虽然惆怅了一路,但进了家门还是先给儿子拿了块蛋糕,姜小棉眼巴巴地看着蛋糕到了沈莫微手里,但想想今天晚上有红烧排骨,便拒绝了李佳文“再来一块”的邀请。

沈莫微挖了一勺塞进嘴里,绵软的舒芙蕾在口腔中绽放,李佳文做甜点不算太甜,沈莫微倒也能够接受。

还挺好吃的。

姜小棉连算术题也不想做了,满眼都是沈莫微手里的舒芙蕾。

早知道就再吃一块了,这样看着别人吃自己却吃不到的感觉简直就是比酷刑还酷刑!

沈莫微抬起眼,正面对上了对面小姑娘馋兮兮的眼神,她正趴在桌子上看他,眼中满是恳切。

“给你。”沈莫微将蛋糕推过去,姜小棉也不客气,直接上手抓。

“诶诶,有调羹。”沈莫微第一次见这么霸气的动作,赶紧把调羹递过去,姜小棉一扭头,“不要,你吃过。”

沈莫微有些尴尬地收回手,好家伙,难道是在报复自己刚刚没有吃她那一勺吗?

姜小棉去洗手了,沈莫微的作业早就在学校里做完了,他翻出一本高年级的数学书开始看。

“咦?这是什么呀?”姜小棉凑到沈莫微身边,他手里的书她是一个字都看不懂,甚至有些字都认不全。

沈莫微把书翻到封面,指给她看:“四年级数学。”说完,又将页面翻了回去。

姜小棉张大嘴巴,难以置信,这个“什么味”怎么这么厉害啊?自己学十以内的加减法还得掰手指呢,他已经开始看四年级大哥哥大姐姐才会学的东西了。

“你好厉害哦!”姜小棉瞬间星星眼,看得沈莫微都有些不好意思。

“嗯,3+5等于什么呢?嗯,1、2、3……啊!等于8!”姜小棉正在做计算题,她一只手拿着铅笔一只手用来数数,这一只手不够数了就把另一只手也加上,沈莫微逐渐被她胖乎乎的小手给吸引了,手中的数学书突然就不香了。

像叮当猫一样,好搞笑哦。

“你这样算,要算到猴年马月啊?”沈莫微抱胸,语气带了些调皮,姜小棉倒是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激动了:“哇塞,你刚刚说的是成语吗?猴什么马?猴为什么要骑马呀?”

“那是猴年马月。”沈莫微扶额,“哎不对,这个以后才会学呢!你要先学会做算术题。”

“可是我不会嘛。”姜小棉瘪嘴。

“多做就会了。”沈莫微像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崭新的算术题,放到姜小棉面前,指着一页没做过的题说道:“你做完作业把这个也做了,多练习就不用掰手指了。”

虽说“多练习”这种方法是个死方法,但对于姜小棉这类人来说还是很有办法的,就在那个晚上,姜小棉成功解锁了算十以内的加减法不用掰手指的成就,连李佳文做的红烧排骨都比平时来的香。

洗碗照例是沈爸爸沈清的任务,他乖乖地穿着围裙站在厨房里刷碗,姜小棉和沈莫微在餐厅帮李佳文剥豆子。

李佳文一边剥着豆子一边给姜小棉洗脑:“棉棉啊,以后找老公一定要找你沈叔叔这样的,要把家务都包下来,这种脏活累活要交给男人去干,咱们棉棉的手还要用来弹钢琴呢!”姜小棉似懂非懂,但还是点点头。

“莫微啊,这老婆是用来宠的,你要多学着干家务,否则人家都不要你。”李佳文将矛头转向儿子,沈莫微跟着点头,决定从明天开始自己的衣服自己洗。

>>>点此阅读《我的小青梅是棉花糖味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