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第一驸马

小说:历史

作者:大汉使臣

角色:array(2){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Openapiqpsrequestlimit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宁做一白丁,不做驸马郞。
熠熠生辉的大唐,当驸马成了一个颜色的代名词。
郭兴望着眼前国色天香的公主,咧嘴一笑道:“那个敢造次,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西郭东程,号称大唐两架并驾齐驱的马车,他们能让权贵折腰,能让混子低头。

书评专区

大唐第一驸马

《大唐第一驸马》第4章 大同世界免费阅读

贺族长悠悠醒转,得知刚才发生的事情心情很是复杂,谁能想到平日里混不吝的郭兴竟然能有如此武力。

再次面对郭兴的时候贺族长已经没了刚来时的意气风发,一脸无奈的道:“愿赌服输,谢郭兄弟不杀我儿之恩,我们贺家村村口这百亩良田以后就是你郭家村的了。”

“不,这田以后就是我的。”郭兴随口说了起来。

听到郭兴的话郭族长眼睛一瞪,虽然这田给郭兴乃是理所当然,但是你不能自己说出来啊,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族的,平日里有事还能相互帮衬着,这不是得罪人吗。

贺族长原本想的就是分化郭家村,如今听到郭兴狂妄之下竟然口出狂言,这不是自绝于郭家村吗?

果然,郭家村的年轻人倒是没什么想法,毕竟这是郭兴拿命换来的,但是长辈却有些不愿意了,其中一个长辈站了出来道:“小郭,百亩地你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就兄弟二人种的过来吗?多少给大家匀出点来,我们给你一点补偿如何啊?”

“没那么多讲究,从今天开始整个郭家村的土地都是我的了,族长的身份不变,这里长就由我兼任了。”

“郭兴你一个小家伙竟然口出狂言,我们虽然与你平辈,但是也是和你父亲一辈长起来的,这地我们种了几十年了,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谁给你的胆子啊?”

“我”

一声突兀的声音传来,众人朝着身后看去。

只见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来,在他身后跟着的赫然正是蓝田县令,霸原原本就隶属于蓝田管辖,蓝田县令众人自然是认识的。

如今看到县令都跟在来人身后,众人顿时明白此人的身份肯定大有来头。

来人走到郭兴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点了点头道:“你就是郭兴吧?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明公可是长安令?”

“正是,陛下已经下了命令,日后霸原归于长安管辖,郭家村隶属于郭兴封地世袭罔替,可独自担任郭家村的里长。”

“明公,这郭家村归于郭兴是个什么意思啊?”

“郭兴今晨与长安西市击倒两个正在行刺陛下的匪徒,得陛下亲自召见,金口玉言把郭家村赐予郭兴作为封地,郭兴向陛下讨要官职,陛下让他从最小的做起所以做了郭家村的里长,日后郭家村的对外事宜都是以郭兴为主。”

郭家村归了郭兴?

难怪郭兴会说这里的土地都是他的了,听到这里郭族长忙道:“那我们以后的赋税怎么办?”

“这个本官自会与郭里长商议,一般情况下都是由府衙代收的。”乡里乡亲的若是由郭兴自己去收,鸡飞蛋打不说还容易引起矛盾,说他为富不仁,若是由府衙代收那就不一样了。

不过郭兴可不会同意府衙代收,他还要用郭家村打开他的知名度呢,衙门代收活成个闲散的米虫可不是他现在的追求。

长安令交代了一番就离开了霸原,既然这里不归蓝田管了蓝田县令自然也不会在此久留,打个哈哈也跟着离开了。

看着长安令一行人离开,贺族长也知道郭家村有事要办,带着族人灰溜溜的走了,郭族长看了看郭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把手一挥道:“走,都给我到祠堂去。”

“这是郭家村的人口和田地的亩数,你看看。”把手里的权力交出去郭族长虽然不舍,却也知道新一辈人已经长起来了,他们这些老人能做的就是不扯后腿,郭兴和新皇扯上了关系,只要大唐赢得了天下,这郭家村就永远是郭兴的了。

既然如此早交晚交都得交,还不如现在交了。

郭兴随意翻看了一下手里的田地亩数,惊讶道:“咱们郭家村怎么有这么多田?”

“你看的只是大概,有一半田都是沙瓤地,霸原连年缺水,沙壤地就是扔进去一条河也没用,前些年种的庄稼全部旱死了,所以土地就撂荒了。”

“因为你表哥得罪了河对岸的刘源,你舅舅带着你表哥跑路之后,刘家找不到人就拿你们家开了刀”

“原本家中有老幼且有一个丁是不抽丁的,你们家正好符合情况,但是他找了人还是把你父母一块抽走修运河去了,咱们郭家村也没落下好,那些田地因为这些年的据理力争倒是还在手里”

“可是因为成年劳力减少,土地撂荒严重,这几年战乱不断,倒是没人管,现在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撂荒土地是要被追责的,所以才有贺家村的人借机前来抢夺土地。”

郭兴看了看手里的账册,沉思一番就道:“五哥,说实话我父母被拉走修运河之后,作为族长你对我们兄妹三人也很照顾,当然平日里大家也都不宽裕,我们都能理解,如今这郭家村归了我,收取赋税的权力就在我手里了。”

“按说收取的东西依着朝廷的规定我可以足额收取,但是我们家就四个人,就是大头能吃了点,也吃不完这么多东西,我是这么考虑的,既然是一个族的,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既然当了这个里长就有责任把整个郭家村乃至整个霸原发展成大唐的第一村。”

“你有这个心气我很高兴,只是你打算怎么个做法呢?”

“以前是十税三,我决定以后十税一,但是除了口粮田之外剩余的田地种什么得我说了算,另外每家每户每年必须要多拿出一个人的口粮出来。”

“那算是税几啊?”

“不管是税几,集体的我也是税一,我自己的那就另算了,至于打赌得到的百亩良田,归于集体之中,诸位还有什么说的没有?”

“小叔,你说的税一我们理解,但是拿出的那份口粮到底是干什么用啊?当然我不是质疑的意思,毕竟这些土地现在都是你的,怎么收你说了算。”

郭兴笑了笑道:“五子不说我也要和你们说的,咱们生于这片关中大地之中,自古就有岂曰无衣,与之同袍之说,以后我们的税收不仅仅只是税一,今年税一是因为大家都遭了兵灾,明年还会涨,但是涨的这部分不是给我的。”

>>>点此阅读《大唐第一驸马》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