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妖魔斩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事不绝—问春风

角色:赵凡事不绝—问春风

简介:在一颗灵气荒废的蓝色星球,在茫茫宇宙中唯数不多有生命的星域,有着浓重神话传说
在这颗星球上世世代代生活的世人可否知道,遥 远星河中矗立着一座浩瀚无垠北斗七星在守护着大千宇宙
那些在山海经上存在过的异兽和精怪接连出现在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度的地域

这其中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妖魔斩

《妖魔斩》免费阅读

第6章 一剑破万法

在感受到那道气息的时候,血衣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这哪是眼睛啊,而是由许多蠕动的虫子组成的,虫子不停的蠕动,看着恶心吓人。

“老道,我没想到你还没死,但是以你这状态能杀的了我吗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让我破掉封印,吞噬万千生灵,供我驱驰”血衣男子血冥阴冷的说道。

远在百里的道人仿佛知道了什么,望向远方,口中说道,“我的后辈皆是能人,打杀你还不简单?”

说完道人微微笑着看着在不远处的一个背着大型背包的年轻人后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般,普通人更是不知道有这件事一般,在过着普通,但不乏味的生活。

不远处的那年轻人行了一个道家大礼久久都没起身,只有脖子上那不断分析闪着红色光润的黑色玉石在闪烁。

在远方的结界里尸魁血冥不在说话,披在面庞的血发突然根根直立,一双眸子窜出十几米,黑虫纷飞,好像黑色的烟柱,嘴巴大张怒吼,只听扑哧一声,捆绑在他身上的血线根根断裂,胸前那银卐色的封印慢慢的被黑气掩盖消失不见,然后那几张金色的符纸大方光芒又重新的把那尸魁给封印起来。

那几张符纸已经破损不堪,符纸里的力量已经快消耗殆尽,这座与世隔绝的结界已快崩溃。

里被封印的那人狞笑着说道,“昔日你封印我千年,等我破牢而出,定屠你满门后人。”

在这所学校的门岗里一个在抠着脚吃着方便面的老汉见到异常立马拿起一个背包跑向那所教室。

边跑口里边骂道:“奶奶的,祖爷爷的尸魁啊,没事充鸡血了在乱搞什么,看我过去不拿我38码的脚底板抽你丫的。”

由于学校的学生都在放寒假,老汉隔着老远就摔出几张银色符纸,彻底镇压住教室的异象,然后老汉到了教室里对着空气破口大骂。

在此之后,这所城市里多出了六个人。

————

破————

只见那柄剑与那屏障双双僵持在那里,御剑的女子双手颤抖着与屏障相对。

屏障不断的布满裂痕,仿佛此剑专门克制屏障。

屏障内,赵凡和那龙族女子呆呆的看着屏障外女子在砍屏障,幻化成女子的龙睁大眼睛迅速一瞥后就回到正常神色。

心里疑惑想道,“这女子为何能破开我的龙气屏障,怪也怪也,真想会会她,可惜时间不多了。”

一瞬间那道屏障恢复如初,夏曦大动肝火,甚至用上心头血来开剑,刹那间剑气如同雾气一般丝丝的从夏曦身上发出。

屏障里,女子一掌把那少年的心魔给拍回心间并加了几道小封印。

重获自由的少年此时的打量着四周在不断分析刚刚这个女子给自己说的话,尽量的多知晓点话里的内幕来周旋着。

旁边女子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等着他给自己说。

赵凡思虑片刻便向拱手女子行了一礼,真诚道,“龙女子,你的犄角呢?”

女子手变化出龙抓在前夫比划着看着少年。

少年立马朗声说:“姑娘,先前的心魔一事还得多谢帮忙搭救,还有就是与我心魔说的那些承诺,我可以接受。

女子看着他,先前的赵凡是赵凡,如今的赵凡也是赵凡。

女子摸着脸然后便与眼前少年签订契约,屏障外的动静也越来越大,女子看向夏曦那边深深的看了一大眼,随后化成一条伤痕累累的一条迷你龙然后沉没在少年的眉心。

随之消失的就是那屏障,夏曦看到赵凡一动不动的呆着,仿佛被点穴一般。

夏曦警戒着看着周围,过了许久然后夏曦用剑鞘戳了戳赵凡说道:“赵凡你干嘛呢,咋不动啊,是不是有鬼啊?”

“噢,不对你本身就是神职人,应该不怕鬼的啊。”

在一旁站着的赵凡鼻子突然痒痒的很,然后忍不住“啊切”打了个喷嚏,打完喷嚏后,赵凡赶紧离夏曦远远的。

夏曦瞬间就知道赵凡在耍她呢,气的提起剑鞘就要打那赵凡。

怎奈没跑几步,便踉跄的摔倒在地上,然后牵动背上的伤口,便撕的一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此时在那外面夏曦放的屏障内赵凡如同那鬼打墙一般,赵凡心里想的满是这世间太危险了,我还是回家读书吧,这无厘头的想法。

“啊”。

听到身后的一声摔地而产生的摩擦声和叫声,赵凡止住步伐看向大约五六米远正在地上满脸痛苦表情的夏曦。

赵凡此时心理复杂万分,“一方面是现实趋势着赵凡千万不要靠近她,不然会带来危险,另一方面是心中的他坚定的要回去看看那个女子伤势怎么样了,救一下她。”

一边是良知,一边是现实,这让本就心神憔悴不堪的赵凡脑中犹豫不决,心纠结的很。

愣了片刻,还是心中的善占领了高低,赵凡急忙的小跑向夏曦所在的地方,蹲下身,冷冷的道:“哎,你这没得事吧,用不用我帮忙啊。”

赵凡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赵凡看到夏曦背后那白色羽绒服有一个五十多厘米长的一道抓痕,三道粘满血迹的破口破开,露出背后那血淋淋的伤口。

看着那狰狞的伤口赵凡脑海里一片空白,那些直接跑路的想法被自己扼杀在脑海中不复存在。

虽是嘴上说着这冷冰冰的话,但是手上拿着一块从夏曦身后的小背包露出一角个小型医疗包正在按在她的背后那狰狞的伤口,看着那苍白的脸和那失去灵动之感的双眼,赵凡心中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一种情感,“愧疚,自责,心悸和一种自己也搞不清的伤感。”

“咳咳”,夏曦吐出一块内脏碎片后陷入昏迷,旁边的剑缓缓的发出紫色的光晕。

“夏曦,夏曦,挺住,挺住,你还没讲你的故事啊,赵凡哽咽的说着了,手中在不断包扎夏曦那露出铮铮白骨的手。”

这时的赵凡心中大恸,看着眼前伤痕累累虚弱无比的女子,赵凡明白了,为何能顺顺利利的经历刚刚那些事,最大的阻力恐怕就是被夏曦所吸引走的那老者。

“看着夏曦那被烧焦的长发,那背后那道狰狞的伤口,足足贯穿了整个背部,还有那本纤纤玉手的手部,现在变成露出还带有手筋白骨,看着赵凡慎人不已,可是就这样让一个男孩都发出丝丝凉汗的伤势,一个比赵凡大几岁的女孩为什么就能丝毫不惧的就独自承担呢。”

赵凡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一位有如此风采的女孩为什么要豁出命都要救自己。

但是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夏曦,赵凡把这狗屁想法抛之脑后,心里下定决心,“管她以后怎么害我,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就凭今天她拼尽性命就我,我赵凡不会恩将仇报,行那些忘恩负义之事。”

赵凡随即内敛所有异象然后分析出种种可行之法。

“这座亭子可能是被某个东西个屏蔽着,如果打破这屏障势必会造成小区人们恐慌。”

“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那她的时间就不多了,该怎么办呢。”

赵凡看着怀中因疼痛而颤抖的夏曦,心中已经打算好最坏的打算。

“看着头顶的屏障赵凡紧握起右手,神情复杂。”

就当赵凡右手拳尖凝固起一层呈固态的黑色鬼气魂力的时候一个突然出现的一个年轻人抬手一指打破赵凡右拳凝固的鬼神之力。

然后赵凡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之人,身穿一副绿色的大军棉袄,一条普普通通的牛仔裤,最人赵凡鄂然的是大冬天的这人居然脚踏一双凉板鞋。

脸上有些许黑黑的胡渣,嘴上叼着一个牙签对着赵凡说道:“小子,你可真的是太岁爷上动土啊,给你一个机会,离这个女孩远点,可留全尸。”

赵凡看着眼前那只能说清秀的大汉子,嘴角四周油油腻腻的,看的赵凡恶心不已,但随即脱下棉衣放到地上,然后把怀中的夏曦轻轻的放到棉衣上。

然后赵凡和那对面的年轻人各怀鬼胎的看着对方。

赵凡注意到这个陌生人脖子上也有一颗脖子上夏曦也有的项链,赵凡提起的一口气放下了半口,疑问道,“你应该也认识夏曦吧,我是夏曦一直关照的神职人。”

大汉收起在大衣秀子里的符纸回答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一个神职人啊,怪不得那丫头把我叫过来。”

终究是赵凡年轻心力不足,很快拉下脸来,和那大汉说刚才发生的一切事后,对面的年轻人神定气闲的一边看看地上的女孩,思考着什么。

只能一句话来说,“正无量天尊个尊了,大老远的就为了吊命啊,真把我这个天师不放在眼里。

“小子你别在地上瞎搞了,这屏障内的玄机都被我给镇压了,你现在的能力还不够破解这个阵法,虽然你是神职人,但还不够。”

听到这话赵凡立马把侵入地面的魂力收回,喃喃说着,“要打就快点,别那么磨叽,真是的不打杀就赶紧过来搭把手来想想该怎么救夏曦。”

说完赵凡转过身大摇大摆往夏曦那里走去,嘴里说道:“你脖子上的黑色玉石项链和夏曦的一模一样,而且都还闪着光,想必你就是她的长辈吧。”

对面的年轻人听完吧唧了下嘴巴然后大笑着走向赵凡往脑袋就是一巴掌,打的赵凡措手不及,但是又打过这大汉,只能憋着。

只见大汉蹲下拿起夏曦的手腕把着脉,然后站起身捏了一个法诀。

只见一道金光向夏曦身体走去,大汉深吸了一口气说,“幸亏有着旁边的那把剑里的灵气不断的滋养着她,不然就算我也很难救活她。”

随后意味深长的看着赵凡说,幸亏她没什么性命之忧,否则你小子可能会有大麻烦。

“呵呵,就算夏曦真有什么事我也会替她报仇的,至于麻烦?抱歉,我不在意。”

“就凭你背后的那袛妖神啊,恐怕都够呛能插手你这档子事。”

赵凡默默看着夏曦不再说什么。

大汉四周扫视了片刻凝重的说,“小子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可以修休养的地方,这里待不久了。”

赵凡站起身那鬼神之力缠绕着身边说,“有一个地方,离这里有个十几公里。”

“里面有闲人吗?”

“没有,我家人都在这个小区住,那边的房子就空下来了,很适合休养。”

在说着的时候,刹那间一根锈迹斑斑的铁剑自远方打破屏障冲向赵凡的眉心。

赵凡如临大敌,浑身隐藏的力量不再沉寂全部汇集到眉心,试图抵御这杀机。

旁边大汉怒不可遏对着铁剑来的方向破口大骂道:“你妈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你都忍不住下手,是把本天师不放在眼里啊。”

然后大汉手中多出一张金色符纸嘴中念道古老的咒语。

突然那时间仿佛凝固了,大汉抽出背后包里一把剑。

锵的一声,长剑出鞘,紫色光华四射,连身为神职人的赵凡在无形中受到不小的波及。

那把铁剑仿佛有生物在里面,发出了沙哑刺耳的声音。

“七星龙渊剑”

“还挺识货。”大汉右手持剑,左手划破中指,用血在剑柄上点了一下,口中念道:“郎朗日月乾坤,光辉护我金身,四方妖邪鬼怪,顷刻化作轻尘!七星归位,龙泉杀敌!诛邪!”

照着剑身就劈去。

当————

一声巨响铁剑折损到地面,发出阵阵黑烟,诡异至极。

大汉舞了个剑花把那黑烟搅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收剑回鞘,动作熟练的仿佛是个剑客。

剑隐时间复。

赵凡猛然惊醒,但是不管怎么想赵凡仿佛都没有这段记忆,只能收后力量后看着军棉衣大汉等待结果。

“小子,你刚刚说的那个住所不能住了,离这里太近了,有些因果斩不断,也隐藏不住。”

“最好是离这里有五十多公里远,我的能力也就那么远,掩盖气息也是如此。”

“这……”

“大哥啊,说实话,我也是今天刚刚认识她的,我都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对了,她说她是怎么小队的,要不就送到他们哪里吧,我这里是没什么地方了。”

“这恐怕不行,她回去反而会惹人注目太危险。”

“我能隔断气息和因果。”

赵的自信的对大汉说道,大汉脸色凝重的看着那座亭子,缓缓的说:“嗯,小子记得一段时间不要使用能力,尽量等到下次我出现的时候。”

“嗯,我知道。”

“咕噜”,“咕噜”

那座亭子突然的凭空满出丝丝的黑水,伴随着一阵阵“当当”的沉闷的敲击声。

一个恐怖的身影出现在亭子中间,“脸上已经腐烂的没有了人样,七窍不断的流出黑色的脓汁。”

突然间那人隐的嘴角咧到耳朵旁,发出“阴暗的笑声,眼珠爆出眼眶,头跟拨浪鼓一样,把二个眼珠甩的四处碰撞。

随后猛然的看向大汉等人,从脸上撕下一片肉就扔了过来。

大汉看到后从背包拿出一拂尘就一扫过去,诡异的力量和大汉的罡气竟不相上下,最后竟断掉十分之一的拂丝才抵消掉那诡异的东西。

大汉左手捏起一张紫色的符纸打想去赵凡以心声说道,“用这张符赶紧离去这里,在心中默想你想到的地方,然后驾驭着离去,用你的本源里激发,切记到目的地,不可散发出一丝气息。”

大汉收起拂尘右手持着那把剑把那腐尸打落那裂缝里,然后左手恋恋不舍的捏着一张金色的符纸。

在那紫色的光芒要包裹住赵凡和夏曦的时候,那个大汉大声的说道:“小子,没事了和夏曦一起去找一个叫叶晓萌的丫头,对她说,“好好的修炼,平时认真的画符,别一天打鱼,二天晒网的,哥去办一场大事,不用担心哥,还有,就是对冷玉说一声“对不起”。”

“还有啊,我叫阿少,少年的少。”

赵凡听到满眼通红的回答道:“嗯,嗯,我记住了,你一定要活————”

那符纸带着所在范围的东西远遁到某个地方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阿少看到他们安全的离去这里嘴角露出由衷的笑容。

然后趁着那腐尸被剑意斩的愣神时捏着金色符纸口中念起: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斩妖缚邪,度鬼万千,凶秽消散,道炁常存。

急急如律令!!!

在这之后,这里便自成一方小天地,里面混沌不已什么的不存在,只有一道被许多紫色的符和一张金色符纸镇压着的黑色裂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