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河情缘之劫起九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饭饭而谈

角色:天女郎君

简介:【快文+短篇+不墨迹】
前世他们青衫佳人,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这一世怎奈等闲变却故人心,良人无归
恩爱了近千年,在这天罚来临的最后光阴,天女却心如死灰,只因郎君行了移情别恋之事
是郎君变了心,还是无法言明的爱意太过深沉,
终是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痛
“郎哥哥,说好的三生三世呢、、、”

天河情缘之劫起九天

《天河情缘之劫起九天》免费阅读

第6章 重生归虚涧,若逢旧时人

归虚涧。

位于九幽之下的第十九层,冥海无底之谷,八纮九野之水皆注于此。

这里潭水漆黑,瘴气弥漫,终日昏暗。

一片漆黑的荆棘林中,几只恶魂虚影正在撕咬啃噬着一头狼妖。任那狼妖哀声嘶鸣,片刻后却也只剩一副骨架。

几只恶魂餍足,虚影竟变得更真实了些。

正待他们欲寻下一个目标之时。

突然一只巨大的乌黑手掌自地底探出,一下将那几只恶魂拍的散碎。

“敢在本魔君的地盘撒野,真是活腻了!”

紧接着,空间蠕动,一道黑影闪现,他的面色漆黑,轮廓极为丑陋,双目泛着猩红。只见他嘴巴一张,就将散碎的缕缕恶魂虚影吸入口中。

“圪喽”满意的打了个饱嗝,他伸出手掌揉了揉圆滚的肚皮。

不多时,他鼻头翕动,似是被什么气味所吸引。

直到他将半个荆棘林都倾肠倒笼一番,却也没有任何发现。

最终他失望的摇了摇头,身形一闪,又消失在林子里。

他是这归墟涧的魔君,也是这片荆棘林中说一不二的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那黑潭中的双头恶蛟,断头山上的鬼王,都是这归虚涧可怕的存在。

虚空黯淡,使人分不清白昼,只有无尽的阴冷。

不知何时,荆棘林中出现了几个如萤火虫般的星光,一闪一闪的颇为灵动。

天外天,上苍宫一处偏殿。

神瑛侍者面色惨白,一脸震惊的看着地上那根孤零零的锁神绳。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左顾右探一番,偷偷地将锁神绳收了起来。

之后他一如往常,仍是每天将一份饭菜送来偏殿。

三十三天,虚空某处。

一个白影悠然漫步其中,横空飘游,离近些才发现那披着白色纱衣的影子竟似人如兽。

似人时,步态优美,款款而立,宛若仙子。

如兽时,其状如狐又生九尾,甚是骇人。

突然,那白影似是发现了什么,眸色骤然转向九幽之地。

袅袅娜娜的步态,开始变得急切起来,她的脸上闪现无限渴望,身影闪动间,快速穿行在虚空中。

白纱曳广带,迎风飘动,蓦然回首间,刚刚还艳若三春的俏脸倏地又变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

不过那相貌倒是颇为俊朗,宛若几丝上苍神君。

与此同时,九重天上一个仪容清俊的男子,自凌霄殿疾步走出,火速朝九幽之地而去。

只是他已不再身着那身厚重的衣甲,一袭青衫衬着略带忧郁的眉色,更添了几分烟火气息。。。

时间又不知过了多久。

归墟涧的荆棘林中,犹如萤火虫般的片片星点开始变得明亮了些。

随着星点不断地聚集,它们竟开始慢慢的融为一体。

几个昼夜,星点已融合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

那光球的生机明显比之前的星点要旺盛了许多,随着星光的聚集,宛若一个新的生命正在孕育。

但明显的生机,也让她**裸的暴露在荆棘林中,自然也引来了林中其他存在的觊觎。

在他们眼里,那光球就如珍馐美味一般,让人垂涎不已。

归虚涧常年受瘴气侵蚀,要想存活,只有不断的吞噬灵体。

自此,光球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躲逃。

她甚至想过,让自己逃出这荆棘林,但附近黑潭中的威压更甚,那里似乎存在着更可怕的东西。所以她还是选择继续留在林子里,与那些妖兽,恶魂,斗智斗勇。

冰寒阴冷的荆棘林弥漫着无尽瘴气,侵蚀着每个生命体,光球亦是如此。

食物匮乏,连日的逃亡,使她周身逐渐暗淡下来,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因饥饿,而溃散,最终彻底泯灭。

一日复一日,她已处于濒临溃散的边缘,周身光亮渐暗,如即将燃尽的灯盏,随时可能会熄灭。

她的气息越来越弱。

恍惚间,她依稀记得昨天的梦里,一个模糊的身影给他端来了一碟软酥,还有一盏记不起来什么名字的酒,甚是美味。

此刻回想,那软酥,就像她真的吃过一样。还有那酒,虽苦犹甜。

半晌,她嗤笑一声。

来不及自嘲,不远处突然传出一阵异响。

待她定睛望去,是几个恶魂虚影,正在捕食,而被捕食的光团竟然和她有些相像,除了光色亮眼一些,身子竟比她还要小些。

被捕食的光球,滚来滚去,跌跌撞撞,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那几个恶魂虚影抓住吞噬。

在几个恶魂虚影一个合围之下,光球抓住一丝空隙,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

可此时光球明显已然力尽,滚落在一旁,颤动两下,索性不再逃了。

而那几个恶魂虚影,正张开无尽黑暗的大嘴,扑了过来。

就在千钧一发的瞬间,一道微光闪过,裹起那个较小的光球,飞速的朝林中逃窜。

几个恶魂虚影一愣,看到嘴边的鸭子竟被人截胡了,阵阵嘶吼着朝光球追去。

半晌,两个光球在一处大树下的坑洞里停了下来。

两人都气喘吁吁,大光球更是气若游丝,刚刚的逃亡,让她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谢谢,你叫什么?”小光球声音清脆,宛若莺声燕语般给人一丝温良之感。

“不知道、、、”大光球虚弱的语气,透着真诚,自从凝聚了灵识后,她已然不知今夕何夕。

“对啊,来到这的人,凭这点聚集的灵识,根本不可能记得自己叫什么”小光球低喃一句。

眼看丝丝星点开始自大光球上飘散,小光球身子抖动间一阵扭曲,“啪”的一声,将一根狼腿扔到大光球面前

“快吃吧!”

看着那沾满污泥浊水的妖狼肉,此刻的她也顾不得许多。

不消片刻,那根狼腿已经变成了一截白森森的骨头。

而此时的大光球也变得明亮起来。

就这样,两人饥一顿饱一顿的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日子,大部分食物都是小光球自恶魂虚影的嘴下偷来的。

终到一日,一道白色光束划落天际,径直穿过九幽森罗之地,破开归虚涧的结界封印,没入其中。

归虚涧的最高处九野之巅,乃是一处地心谷底,名唤万籁谷。

万籁谷大殿中,端坐着一名额印朱砂的女子,她明眸善睐,红纱遮面,身上散着一股极为苍老的气息。

“咦!”

当那道白色光束没入归虚涧时,她竟眉色一挑,扬首看向虚空某处。

“天下熙熙,皆有所求;天下攘攘,皆有不得,此劫,终归是求而不得!”清脆的声音响彻大殿,一瞬又变得极为苍老沙哑,女子的眸色也开始变的浑浊,直到她缓缓合上双目。

与此同时,整个归虚涧中,竟都开始异动起来。

无尽的黑潭戾水翻腾,一头双首恶蛟血嘴一张,面目狰狞的嘶吼着,四目紧盯着急速砸下的光束。

荆棘林阴风骤起,地动山摇,先前那黑影魔君也一闪而现,仰头看向离他越来越近的白色光束,猩红的双目露出贪婪之色。

还有断头山上的鬼王,亦如发现了重生之机,对白色光束也意欲染指垂涎。

此刻归虚涧中的强者,无不觊觎白色光束带来的造化之力,似乎吞了那白色光束,他们就可以脱离这无尽的黑暗。

只是他们刚欲有所行动,突兀的自虚空中,传出一道女人的怒吼声“大胆”。

音波扩散,刚刚还跃跃欲试的他们,瞬间惶恐万状,全都俯低身子,颤颤巍巍,不敢再看那光束丝毫。

仅片刻,白色光束如流星般闪进荆棘林深处,没入一个光球体内。

一时间,整个归虚涧内,无数个星点荧光,竟朝此处聚集。

随着星点荧光的不断聚集,光球也开始变的耀眼起来,可以感受到,光球上的生机正在飞速得到补充,片刻后,一道倩影闪现而出。

只见那人,神姿仙态,一袭白裙拖地,三千青丝垂下,精致的脸颊映着那双出水的眸子,不是天女又是谁。

“哇,姐姐,你好漂亮啊”旁边的光团一下扑到她怀里,来回的蹭着。

多日的相处,让两人的关系已极为密切,彼此以姐妹相称。

在她身形恢复的瞬间,她努力回想着关于自己的一切,只是记忆仿佛被掏空,脑海中亲情,爱情,友情,皆不曾有。

只依稀记得她叫......天儿。

“以后叫我天儿姐姐吧!”她莞尔而笑。

“天儿姐姐,我也要个名字,你也给我取个名字吧”那个光团在她怀里来回蹭着,嚷嚷着非要她取个名字。

“嗯......鹊儿!你就叫鹊儿吧”略作思忖,心中一个名字莫名脱口而出。

可她却不知心中为何会冒出这个名字,全当是一时兴起,随口而出吧。

“鹊儿,鹊儿......”天女怀中的白色光团一遍遍的喊着自己的名字,笑逐颜开,她还是第一次这么高兴。

“好甜的声音啊,什么高兴事,也来跟本魔君分享分享”突然一个极糙的声音在身后传出,天女心中一惊,倏地转身望去。

一个面相极为丑陋且黑的发亮的男人立在她不远处,猩红的双目闪动间,给人的感觉极为邪恶。

而那人在看到天女倾城之色的一瞬,眸子瞬间睁得滚圆,那样子显然被天女的容貌震撼到了。

他本是好奇那光束,为何会没入自己的荆棘林,此番查看之下,没想到竟看到了聚灵成形的美人。

“你是、、、?”天女黛眉一蹙,轻启皓齿,不自觉的将怀中的鹊儿抱得更紧了。

“我是此地的魔君,这硕大的荆棘林,都归我管”魔君单手掐腰,另一只手握拳,张着拇指朝自己的胸前点了点,一副极为牛掰的样子。

她在这荆棘林生活多日,自然听说了这个魔君乃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不知魔君亲临,所谓何事?”天女面色凝重,心中忐忑,此刻她已经做好了随时逃命的准备。

“何事?”魔君轻笑反问,双目放肆的打量着天女周身,嘴角弯出的弧度显得极为猥琐。

天女紧抱鹊儿后退一步,心下刚要准备逃离。

“咳,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告诉你一声,在我的地盘,就要守我的规矩”魔君的丑态,有了一丝收敛,他可不想将眼前的美人吓跑。

再说之前那位可怕的存在罕见发声,此刻他还不敢贸然有所动作。

“不知,魔君所说的规矩是?”天女的面色微沉,开口问道。

“你已有了灵身,想必也能捕些妖兽,只要每日晋献些实物,在这荆棘林中,自然有你的一栖之地”魔君缓缓道,最后目光落在天女怀中的光球,眸色一眯,不知又有了什么算盘。

“如此,在下便应了魔君这规矩”见魔君也并未提出过分的要求,天女的面色也缓和了许多。

临了,魔君仍意犹未尽的上下打量了天女一番,身影一晃,便消失在荆棘林中。

“天儿姐姐,我看这个魔君太坏了”怀里的光球,一跃一跃的嗔怪道。

天女没有回应她,只是伸出白皙的玉手,轻轻抚了抚光球的身子,眸底泛着一丝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