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就算没系统我也要装杯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悲伤的洛卡奇123

角色:王恩索洛卡奇

简介:本书名又称《转生异世界之我爸是首富》,《转生异世界生存全靠忽悠》,《转生异世界只会抱大腿》
曾经几何,夜深人静,有多少人都幻想着自己能够转生异世界
而我,本书的主人公,作为万恶之源的开端将带你们走进一个百花齐放的异世界
这里有练气锻体的斗者,点石成金的魔法,金戈铁甲的骑士,赛博朋克的科技,曾经的星球种族霸主——星兽,满大街自带系统的穿越者,自诩天选之人的气运者,蠢蠢欲动的魔王军,暗流涌动的恶魔使徒,诸神黄昏的余孽,虎视眈眈的虚空监视者...
你问我会啥,不好意思,我只会装杯和忽悠!(滑稽表情+狗头保命)

就算没系统我也要装杯

《就算没系统我也要装杯》免费阅读

第3章 命运的邂逅

这些天,王富贵总有种说不上来的异常感!

明明自己的侄子已经痊愈,而且生活作息也与往常无异,但就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他不就是最近和仆人们交谈变多了吗?或许是性格变开朗了吧!”

王富贵突然想到了王恩索最近总是时不时跟踪,偷瞟自己,而且看向自己时老是挑着眉毛,露出一副滑稽表情,仿佛看透了自己似的。

“唉!系统!王恩索是系统拥有者吗?”

王富贵叹了口气,很明显并不是很愿意知晓答案。

【不是,我早就勘察过了!】

“好!那我就放心了!看来是我多想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小几率的事情!”

王富贵如释重负,踏出房门。

现在他的想法,就是想好好和王恩索聊一聊,了解一下最近如此反常的原因。

“总不能是被雷劈傻了吧!”

王富贵嘴角抽了一下,不由地想到。

“哟!二叔!早啊!”

王恩索放下手中的书籍,露出滑稽表情,挑了挑眉看向王富贵。

“恩索又在看书啊!不知最近可有什么心得?”

王富贵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心得倒是有一些!但我现在对学习魔法有点好奇!”

王恩索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

“哦?怎么突然对学习魔法感兴趣了?”

“因为看了这本《八龙珠》漫画!我现在也很想体验一把能飞的感觉!”

“多大点事嘛!一会儿二叔就带你体验一把!”

见王富贵神态自若,未露出一丝破绽,王恩索心生一计,嘴角的微笑歪成了一个“对号”。

“宫廷玉液酒!”

“一百八一杯!”

来自刻进DNA里的反应,王富贵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随后一脸诧异地看向一旁洋洋得意的王恩索。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信号灯几种颜色?”

“红、黄、绿三种!”

“大河向东流啊!”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3.1415926!”

“你自己背的出来吗!你大爷的!”

“ 3.1415926535897932384626433832795…”

王恩索口若悬河,露出滑稽表情。

“好吧!你赢了!蓝星穿越者王富贵!”

“蓝星穿越者王恩索!”

“老乡啊!”

说罢,两人热泪盈眶地抱在了一起。

“你来到这个世界多久了?怎么穿越过来的?”

王恩索放下顾虑,开口问道。

“有个几百年了!说来惭愧!走人行道闯红灯,不小心就被撞到异世了!”

王富贵一脸苦笑,彷佛又想起了曾经的事情。

“这么久了!那这个异世界穿越者很多吗?你有系统没有?”

“穿越者确实不少!而且都是自带系统啊!你问这个干嘛?”

“你确定是都自带系统吗!我特么是假的穿越者吧!为啥我没有系统啊!”

王恩索欲哭无泪,抨击着世界的不公。

“可能是还没觉醒吧!我很久之前就遇到过一个穿越者!他好像是叫那个‘拼刀刀系统’!

“觉醒条件是要六万个不同的人砍他一刀!结果,他拉了太多仇恨,装杯过头,被人砍了两百多刀直接原地去世了!”

“噗!牛掰!那怎么看自己的觉醒条件啊!”

“一般系统在转生的时候都会给一些提示的呀!”

“嗯?提示!那我怎么没有啊!”

满头问号在王恩索的头上旋转着。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王富贵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

“你找到穿越回原来世界的方法吗?”

“唉!你以为我愿意呆在异世界几百年吗?”

“好吧!那可以问下为什么你不让你的侄子学习魔法吗?”

王恩索露出一脸失落的表情。

“我侄子…因为…他天生没有任何魔法天赋!我只能让他看些书籍转移注意力!”

王富贵眼眸里闪过一丝悲伤,支支吾吾地说道。

“无魔法天赋!开玩笑吧!难道这里不是人人能修炼魔法的大陆吗!”

一时间,王恩索之前搭建的美好世界观,崩塌的体无完肤,心中梦寐以求的魔法梦也顷刻破碎。

“魔法大陆能学习魔法的人几乎从出生就注定了!而且大约一百个平民里才会有一个人才有学习魔法的天赋!”

“卧槽!比例这么低!那有没有其他方法?或者改修斗气?”

“嘘!”

王富贵伸出手指让其噤声。

“在魔法大陆,你刚才所说的话语可算是禁忌了!随我来!”

王富贵走到一个书架旁,伸出手指将一本书推了进去。

“咔!”

只听一丝微弱的声响,接着书架后一道暗门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王恩索目瞪口呆地跟在王富贵的身后,进入了暗门后的世界。仿若汪洋大海,一望无际,琳琅满目,全是书籍!

“这里有多少书籍?”

“具体是多少了,忘记了!但十亿本以上还是有的!”

“卧槽!”

王恩索再次爆了粗口。

“可以说是几乎包揽了全大陆现有的全部书籍!无论是修炼功法!禁忌传说!还是小黄…,咳咳!”

王富贵突然老脸一红。

“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地方告诉我!”

“…,因为你是我的亲侄子!”

王富贵沉默了片刻,脸上流露出了一股莫名的悲伤。

“好了!如果你想试着修炼其他体系,那就可以尝试一下!我还有有些事情要处理,今天的对话就到此为止吧!”

“行啦!我知道你是个大忙人!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王恩索笑了笑说道。

“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一条重要的异世界法则了!”

王富贵忽然恢复成一本正经的样子。

“穿越者会互相吸引穿越者!就算你不去找他们!他们某天也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还有,如果在异世界死掉的话!那么将毫无复活的可能性!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建议你优先学会珍惜生命!”

说罢,王富贵便头也未回地离开了秘密书房。

“什么意思?”

王恩索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吓得后背冷汗直流。

没错,虽说大家都是穿越者,但是这里却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完全没有任何约束限制!

也就是说穿越者之间大概率会存在互相厮杀的可能性,而自己却完全遗忘掉了这一点。

刚才那话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是怪我知道的太多!以后要做掉我吗?不过我好歹也是他的亲侄子!不太可能吧!

不对!我穿越过来夺舍了人家侄子的躯体!我踏马是‘害死’人家亲侄子的凶手!

王恩索细思极恐,开始疯狂地抓起头发。

离开地下图书馆后,王富贵原本那泰然自若的面容瞬间破防,泪水决堤,悲伤溢于言表。

为什么!连这么小几率的事情都发生在了他的身上!这难道都是我的报应吗!

【要抹杀掉他吗?】

一阵冰冷的机械声从王富贵的脑海中传了出来。

“这也不能怪他!全都是混蛋天道系统搞得鬼!而且就算抹杀掉他的灵魂,‘他’也无法再活过来了!何况我已经答应了那人!以后再也不插手穿越者的事了!罢了!就随他去吧!”

“小张!我交代你一件事…”

王富贵拿起魔导器给一名叫“小张”的留了言。

“铛铛!”

地下图书馆传来两声敲门声,接着一名身穿青色法袍,杀马特发型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扑通一声,王恩索二话没说,直接就给进门的中年男子跪了下去。

随后“哐哐”地磕起头来。

“大爷饶命啊!我承认我刚才说话是大声了点!求你看在我还是个孩子的份上放过我吧!”

王恩索声泪俱下地哭喊道。

“嗯?少爷?咱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见面行如此大礼,还喊我大爷,就算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中年男子一脸懵逼状态,看着眼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少年,最终还是被逗乐了。

王恩索听出了是别人的声音,这才停下磕头的动作。

两人四目相视,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异常尴尬。

“你特么哪位啊?”

“我是王大人特意派来保护少爷的,以后你喊我张护法就好了!”

张护法笑了笑解释道。

“这是找了个保镖!还是找了个间谍监视我!我这二叔还真有一套啊!不管了!反正小命暂时保住了!先套近乎再说!”

王恩索内心偷偷打起了小算盘,当即站起了身子,稍微整理了下情绪,换上了一副谄媚的面孔。

“诶!叫张护法就太见外了!以后您就是我的大爷了!”

“这!恐怕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这跪也跪了!头也磕了!大爷也已经喊了!你可别想耍赖啊!”

张护法听完大为震撼,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见过一见面就碰瓷的!这刚见面就认大爷的!还真是头次听说。

“啧!思想放开一点嘛!从今以后咱两就各论各的!我管你叫大爷!你管我叫少爷!你看怎么样?”

看着王恩索那热情似火的眼神,张护法尘封已久的内心,蓦然地燃起了一团异样的“烈火”。

“既然少爷执意如此!盛情难却!那我也就只好勉强当一下大爷啦!”

张护法此刻已经没了方才的客套,开始享受了起来。

“大爷请坐!”

“大爷喝茶!”

“大爷,您看我伺候的还满意吗?”

王恩索无微不至地关照着眼前的这位“大爷”!仿佛自己才是下人一样。

“满意!满意!小伙子很有前途啊!”

“那以后要是有什么人要谋害我的话!大爷你可得好好保护我哦!”

王恩索露出一副得逞的嘴脸。

“哈哈!我正是为此而来的!少爷以后尽管放心好了!”

听完张护法肯定的答复后,王恩索便彻底地放下心来,继续坐在椅子上看起了书。

“欸!不对!既然我没有系统金手指!又没有什么退婚!难道我是废柴流?”

王恩索当即想到了自己生在魔法大陆,却毫无魔法天赋,这不妥妥的废柴嘛!

“我想想!”

前世各种小说的信息涌入了王恩索的大脑。

王恩索检查了浑身上下各个部位,毫无任何特殊饰品。

“首先可以排除激活什么指环、吊坠、项链等的选项了,那么下一项转运的可能性!就是奇遇了!”

心里打定了主意,王恩索便又一脸讨好地跑到了张护法的面前。

“什么事啊!小索子!”

张护法的“爱称”让王恩索浑身起了一堆鸡皮疙瘩,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目前也只能忍辱负重。

“大爷啊!我一直有个小小的愿望!你看您能帮我实现一下吗?”

王恩索兴奋地搓起了小手手。

“哦?说来听听?”

“我一直想体验一把上天的感觉,不知大爷可会飞行魔法?”

“就这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会!”

张护法悠哉地喝着王恩索沏好的茶水,一脸惬意。

“不会?那你还这么得瑟!”

王恩索不爽地将张护法手中的茶杯夺了过来。

“我话还没说完呢!虽然我不会飞行魔法!但我有飞行卷轴啊!”

张护法看着被夺走的茶杯,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贱兮兮地看着王恩索。

“我就说嘛!我大爷英明神武,盖世无双,这点小事肯定也是洒洒水啦!你看!这茶都凉掉了!我给您重新再倒一杯!”

王恩索心领神会,态度再次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沏了一杯新茶恭敬地递给了张护法。

“好啦!茶水等回头再喝!我先带你去兜兜风!”

张护法一脸装杯,从空间戒中取出一本蓝色卷轴,随后嘴中默默念了些生涩难懂的咒语。

只见一道浅蓝色的星光法阵乍现,蓝色卷轴缓缓变大展开,在两人的视线内神奇般地漂浮了起来。

“魔法飞毯?”

王恩索定睛一看,这玩意不就是前世电影里的飞毯吗!

“魔法卷轴在魔法大陆上可是件好东西!不仅可以弥补自身缺失的属性魔法,更可以让魔法师们在战斗中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就比如说我!只是单一的水元素属性!但通过卷轴也能使用风元素魔法!”

详细的解说令人耳目一新,也让王恩索对魔法卷轴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水之创造魔法——悬浮水梯!”

一道青色的星光法阵从地面缓缓升起,接着一排由水元素组合而成的悬浮楼梯出现在两人面前。

“还在等什么?赶快上来啊!”

张护法踏上水悬梯,对王恩索招呼道。

待王恩索坐到卷轴上之后,张护法旋着卷轴上的拟态转向盘载着王恩索一飞冲天。

“芜湖~起飞!”

感受着迎面的清凉,两耳呼啸的风声,王恩索第一次享受到了转生后的乐趣。

“对了!大爷知道哪里有什么悬崖峭壁,或者千年禁地不,最好是有带一些秘境的地方!越邪门越好的那种!”

王恩索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开口询问道。

“邪门的地方倒是有那么几个!但是大人特意吩咐过,绝不让带你出帝都,况且那些地方太危险了!我肯定是不会带你去的!”

“真没意思!”

王恩索撇了撇嘴,心里的计划彻底泡了汤。

不久后,两人乘坐卷轴来到了一片不知名的花海,迎着风吹,花香四溢,芬芳馥郁,一时令人心旷神怡。

于是,在张护法的提议下,两人决定在此休息片刻。

待落到花海后,不远处,一处奇异的景象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力。

只见花海的**,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各色蝴蝶翩翩起舞。

准确的来说,是围绕着一个肤若白雪,相貌俊秀,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少年翩翩起舞。

如果要说眼前这个俊美少年唯一的不足之处,那便是他那清澈透明的瞳孔里毫无任何光彩,仿若失去了灵魂一般空洞黯淡。

王恩索看见此情此景,脑内飞快地想到了“神仙”二字,当即跪倒在地,冲着少年高声喊道:“大神!请你收我为徒吧!”

眼前发生的一幕风驰电掣,直接让一旁的张护法看傻了眼,心里暗想:“这小少爷的脑子多少是有点问题啊!怎么见人就跪啊!”

少年微微歪了歪头,面容有些疑惑地看向王恩索。

这时,一只浑身白毛炸起,额头半颗灰色星星印记的生物突然爬到了少年的左肩,裂开了奶凶奶凶的小嘴,似乎在恐吓着王恩索不要接近少年。

只见少年伸出右手抚摸了一下肩上的生物,示意其安心,随后缓缓抬起左手,伸出了一根手指探向了前方。

王恩索见状,心领神会,立即也学着少年的模样,伸出了一根手指向少年伸出的手指靠近。

“少爷!不可啊!”

“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说罢,王恩索便加速了两人手指贴近的速度。

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在两人指尖接触的那一瞬间,王恩索记忆深处的DNA再次抖动起来。

没错!就是自己当初穿越前,被那道五米金色雷电击中后的“酸爽”!

“擦!不会吧!又来!”

随着王恩索的吐嘈声响起,一股宛若大海般波涛汹涌的剑气钻入了他的身躯,在其身体高强度的抽搐颤抖下,一泓惊世剑意从其体内向外迸发开来。

仅是瞬息,方圆数公里的花海彻底化为了虚无,光秃秃的大地上,仅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内部密密麻麻全是剑痕的“天堑”!

王恩索费力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瞧了下眼前“宏伟”的景象,感叹了句“卧槽”!便被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彻底带走了意识。